新闻动态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动态

人民日报海外版:中草药文化走近法国人的生活

发稿时间:2023.05.05 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 杨宁 陈思扬、中国中医药报 点击:382

       “万卷奇书仁一字,几筐异草寿千家”。悠悠药香,穿越古今,草药文化厚植于中华千年文化沃土。

       如今,中草药不仅是国人调养身心的“秘方”,也越来越受到海外患者欢迎。


二〇二二年,张姗(左一)在巴黎的中秋庙会上介绍中草药。受访者供图
 


  药香四溢 子承母业  

       在巴黎13区,坐落着拥有5层办公楼和3000多平方米仓库的中医馆“百草苑”。每年,1500多种中草药从这里发往欧洲各国,线上、线下3000余名中医在这里为10万多名患者纾解病痛。

        百草苑的前身,是26年前旅法中医刘绍华创办的仅40平方米的小诊所。

       初来乍到,刘绍华对法国的社会生活、市场规则一无所知。当时,她没有员工、没有智能手机,在郊区租的地下仓库甚至没有电灯。她也不了解某些药品的销售不符合法国市场监管规定,导致部分药品被查扣,还交了不少罚款。

       走过弯路、摸清规则后,刘绍华凭借东方中草药的“魔力”与自身扎实的医术在巴黎站稳了脚跟。一位当地患者在她的治疗下,困扰多年的湿疹病灶得到根除,之后,这位患者全家坚持跟随她调理身体10多年;不孕不育的患者前来求子,经过她多次治疗,在喜迎新生命后寄来宝宝照片;每逢节日,她都能收到患者寄来的鲜花、巧克力和演出门票……渐渐地,小诊所扩大了店面、聘请了新员工,成为初具规模的中医馆和草药商城。

       百草苑早期仅有的一名“员工”,是刘绍华的儿子——当时年仅7岁的吴若思。吴若思长期跟随母亲进出药房,在闲暇时帮忙抄病历、整理药物、翻阅医书……中医逐渐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。时光蹁跹,岁月倥偬。长大后,他在法国获得生药学博士学位,挑起了百草苑的大梁。

       接手药房后,吴若思请来30多名教授、医生和药剂师,组建实验室团队,带领百草苑进入科学化、标准化、规范化管理的新阶段。他们从西医的药理、临床等多方面鉴定,确保成药品质同时达到《中国药典》和《欧洲药典》标准。“想要让外国人真正接受中医,科学论据不可或缺。”吴若思说。

  顺应浪潮 寻求转型  

       罗丹曾是法语专业的留学生。在她看来,法语和中医都是沟通中法文化的媒介:“我家里非常推崇中医理念。小时候,我有一次高烧到40℃,在多种西药都没有效果的情况下,母亲用一点绵羊角粉帮我退了烧,让我感受到中医的神奇。遇到百草苑,我决定来这里工作。”

       这一决定,也促成了罗丹和吴若思的爱情长跑。百草苑成为罗丹的“第二个家”,罗丹则成为百草苑转型之路上的重要一员。

       2019年下半年,吴若思和罗丹推动百草苑建立了电商网站。数月后,新冠疫情在欧洲暴发,巴黎封城。由于中药早在几周前就呈现出较好的防疫效果,百草苑凭借成熟的线上销售系统迎来了相关药品订单的爆炸式增长。

       “我们没有因为库存压力而上调药价,而是全公司加班加点赶订单,不知熬了多少个晚上。幸亏储备了相关药材,我们才能在短时间内满足顾客的需求。”运营部负责人张姗回忆。“封城使法国快递业接近瘫痪,我们就亲自送药,向本地多家医院提供中药援助。面对人类共同的健康危机,作为医药工作者,我们有责任为保护大家的安全尽一份力。”

       “百草苑是我的中医推荐给我的。当天在网上下单,两天后我就收到了药品!”在谷歌地图,一位外国顾客为百草苑留言。24小时内发货、药品3天内送达,已成为百草苑的惯例。

       转型不仅意味着从线下走到线上。传统成药受众范围较小,如何让中草药进入大众的生活?数千年前,《黄帝内经》就以“圣人不治已病,治未病”为这个问题提供了解答思路。

       “我留学法国时,曾用药草茶包来调理身体。近年来,也有留学生和华侨华人向我们表达了去火、暖宫、生发等需求。”张姗介绍。于是,药研团队开发了不同功效的泡脚包、花茶礼盒等产品,进行质量把控、功效测试后,选择高质量产品进行推广。“我自己也试了试,用的那一刻仿佛回到了国内。”

       “听说我们推出了日常保健产品,部分与我们长期合作的法国中医专程跑来购买。”罗丹说。

  草药文化 展示自信  

       刘绍华主管百草苑时,把“用心看病、低调做药”奉为圭臬。但吴若思和罗丹则认为:“我们赶上了展示文化自信的好时候,应该宣传好中草药文化。” 

       法国是欧洲最早使用中医药的国家之一,向往学习中药、针灸、拔罐等技术的法国学生不在少数。因此,吴若思选择通过教育传播正统中医学。

       吴若思加入法国中医联盟担任科研教育部主席,多次参与主审药剂学教学内容、编辑考试范围。他发现,法国的大部分医学生只会实操却不甚了解中医基本原理。于是,他把中医理论知识和文化内核带入巴黎、尼姆、梅斯等地的大学和培训学校,通过讲座传授给近10万名医学生与中医从业者。

       打破专业门槛,让中草药文化“破圈”传播,也是年轻人探索的方向。他们携手当地书画、汉服等社团组织,在法国展会上掀起阵阵中国风。今年春节,他们带中草药走进了当地的美食节、庙会。 

       担心参观者受寒、积食,运营部负责人李东芳准备了热气腾腾的红枣银耳羹、驱寒暖身茶,种族不同、年龄各异的参观者纷纷上前品尝。发现天然草药与外国人的“自然疗法”理念相契合,他们又策划了“草药连连看”游戏,邀请参观者匹配花草入药前后的图片,既消除了初识中草药的语言和文化障碍,也展现了草药的“绿色”优势。

       “没想到很多法国人一猜即中,我们准备的礼物都不够发。”李东芳说,“其实,中药也可以很有趣。”

       年轻人的努力使中草药文化被更多外国人认可,如今74岁的刘绍华也转变了思路,支持起中草药宣传活动。

       站在潮头,吴若思和罗丹规划着百草苑的未来:“我们相信,自己有实力成为创新的中草药文化、科技企业,也希望与当地社会、国内外学校开展合作,将百草苑建设为中医学校和文化展示空间。”